早晚的霸王别姬

2019-11-01 作者:vnsc威尼斯城官方网站   |   浏览(131)

大学时看过张国荣《霸王别姬》这部电影,当时的自己稚嫩,阅历浅,未经历过世事,所闻所想少,对这部影片没有特别的感觉。前天晚上第二次看了这部电影,昨天和今早把这部小说也看了一遍,当然,以我浅薄的人生经历,不可能对该影片有透彻的理解,也许几年之后再看此影片,我会有另一番感触,现在的我想记录我今天的感想。
   小石头、小豆子。段小楼、程蝶衣——贯穿他们一生的主题是《霸王别姬》。
   人不能脱离他所生活的环境。两个主角从小石头、小豆子到段小楼、程蝶衣,到老年的段小楼、程蝶衣。他们的命运无时不与时代相关联。出生于没落的年代,小豆子出生在因性别而不被接受的八大胡同,为了不被认出来,母亲不得不把他扮成女孩子的模样。也许正是因为幼年的成长经历,赋予了他不同于他人的气质,把虞姬的角色刻画的淋漓尽致。成为“角”后,他们曾自由自在的风光过一段时间,随着历史的更迭,他们给粉墨登场的各位“老爷”唱,用段小楼在文革时期揭发程蝶衣的话说“……他给日本人唱堂会,当过汉奸,他给国民党伤兵唱戏,给反动派头子唱戏,给资本家唱给地主老财唱给太太小姐唱,还给大戏霸袁世卿唱!”他们没有想到对他们身心摧残最深的是“文革”的到来、“革命小将”的逼迫。把人性中最真实、最卑鄙、最丑陋的一面展现在世人面前。最后霸王和虞姬,一个在香港、一个在大陆,天各一方(小说原版)。特殊的历史时代环境让霸王别姬,使蝶衣和小楼的结局让读者扼腕。
蝶衣的“不疯魔不成狂”。从小豆子的完整说出:“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那个节点起,他已入戏,小石头已成为他生命中不可缺的人,将成为他生死相依的“霸王”。程蝶衣对段小楼说:“不行!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这是程蝶衣对师兄的告白,对小楼依恋的表达。小楼对蝶衣的告白的回复是“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电影中小楼两次气愤、无奈说”蝶衣,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啊,可那是戏”。蝶衣听到这些话是何等的寒心,还不止这些,小楼和菊花之间的恩爱、菊花对蝶衣的挑衅,都是一根根扎入蝶衣心脏的针,深不见血。小楼对蝶衣有情感,那种情感仅限于师兄弟之间的关心和爱护,与活在戏剧、舞台上的蝶衣相比,他更享受俗世的生活。蝶衣最大的心愿是和小楼唱一辈子的戏,想要依恋他的霸王。然而俗世的生活是蝶衣不得不面对的孤苦伶仃的自己,他不愿融入小楼和菊花的二人世界,不愿看到自己心爱的师兄和别人卿卿我我。他宁愿一个人舔舐伤口,也不愿寻找乞求来的温存。小楼和蝶衣对生活的不同态度,注定了他们虞姬别霸王的结局。

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于vnsc威尼斯城官方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早晚的霸王别姬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