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下的詠嘆調,人生總是不停地轉場

2019-12-01 作者:娱乐资讯   |   浏览(167)

間歇性的消沈,果然是自己的過度固執與過度自信造成的失落感。偶然想起這部勵志的片子曾鼓舞我度過上學期所有的低潮期,於是決定努力寫下一篇評論帶領自己走出迷茫。

人生的單位是每個當下、片刻所組成的,從早上起床、進浴室盥洗、出門、進辦公室、進會議室,每出入一個場景接觸不同的人事物都是一個轉場。隨著不同的場景會有不同的生活需求,進廁所盥洗如廁、進會議室討論或是簡報、進家門作個好爸爸或是丈夫。

總會想起那句「或許前路永夜,即便如此我也要前進,因為星光即使微弱也會為我照亮前途。」以及宮園勳拉著提琴優美的身影。對有馬而言,這個突然闖入他生命中的女孩代表著他再也不願碰觸的理想以及似有若無的情愫,但也是這個女孩在最後一刻讓一切都殞落,變成有馬的第二道傷口。本來故事到這兒就能結束,有馬繼續成為那個不再熱愛鋼琴的少年繼續消沈,但是最後一封信卻讓這一切都有了童話般的結局,籠罩在七彩色彩之下,我們的所見之處再度充滿春色。

图片 1

我很清楚現實中沒有寫好的劇本與台詞對話,沒有得天獨厚只需要顧及自己情緒與情感的主人公,但是生來就是玻璃心的自己卻想允弄自己一個美滿無瑕的世界,用自己的理想與熱情包裹著自己,於這自在自適的小世界中馳騁著思想,卻在現實生活中橫衝直撞。我一直不認為這有什麼不好,從小到大都生活在一個過度傳統的家庭中,家規與教條的禁錮讓我成為眾人眼中的乖乖女,但是那真的就是自己嗎?內心湧動的不甘平凡是否代表著某種慾望的爆發與突破?我一無所知。
在我內心深處厭惡過度成熟與事故的自己,厭惡那個能從別人的言行舉止中作出相應的寒暄與對答的自己,厭惡那個知道做什麼能得到大人們的讚美而做什麼又會得到他們的厭棄。一直到後來獨自出來上學,在大學中曾經歡喜無比也曾經極度失憶,在情緒的大起大落中開懷大笑或是直面表達不悅,被人說是情商低與不成熟的那一剎那忽然釋懷,好像脫去偽裝真誠面對自己情緒的這個人才是活生生的。即使沒有那麼完美又如何呢?

照片來源:果陀劇場、網路

宮園勳在大家眼中都是那麼完美的女孩子,甚至能讓痛失母親的有馬振作起來再度捧起自己對音樂的喜愛。我見過太多太多孩子在本該無憂無慮的年紀中將青春貢獻給琴房,學琴十年碰上許多同齡人都是被父母逼著「得會一樣樂器」。
想起那個每次都比我早到又比我晚歸的張祥熙,這個男孩伴我度過國小一年級所有的課後時光,在我瞌睡打滾的時候他在一旁默默標記琴譜,偶爾對著節拍器數拍頓音。國小音樂老師變態到樂理都要拆開來考筆試,我憑著自己那點小聰明跟記憶力教導身邊的人如何看44拍跟42拍還有68拍的拍子數法,算數不好的他第一次認認真真用著崇拜的眼神看著我把二分音符解體。小六的時候他如願進入管樂班,而我走著我的升學路參加長春藤中學的招考,照舊學著琴也照舊背著樂譜上的各種記號跟永遠讀不出正確發音的原文。那個漸行漸遠的男孩如今也不再碰觸琴鍵,我過了十年才發覺,原來許多人在小時候都曾做過自己根本不想做的事情,把父母的期望誤當成自己的理想,回首過來只看到一個恍惚模糊的自己。
儘管如此,我依然感謝那個在午後夕陽中微笑著跟我說再見的男孩,那個在晚秋時候邀我去他家吃烤蕃薯的男孩,那個一起學琴一起聽音樂會然後發誓要成為偉大鋼琴家的男孩,那個在我奧數考砸了喊我去練琴告訴我他數學有多差來安慰我的男孩...那個陪我走過我整個國小時光最後消失在我生命中的男孩,那個覺悟得遲如今卻走得更遠的男孩。但卻一直一直是最要好的朋友之一卻再也找不到的男孩。

但如果今天一早因為隔壁鄰居的狗狂吠而昨晚睡不好,帶著惱怒的脾氣出門,進公司之後又因為工作延宕、時間耽擱而被上級長官指摘,滿擺著一肚子氣終於在下班後回到家門,這時候如果迎接的是兒子的哭聲時,你會冷靜地去處理還是直接連著一天的氣憤而有所抱怨呢?

那段時間,陪著我練琴的另外一個女孩陳芝言也不知道躲到我生命的哪個角落了。曾經我最愛彈的是我根本駕馭不了的蕭邦,而她鍾愛少女的祈禱然後嘲笑我將夢中的婚禮彈成「夢中的牢籠」。
那場大火燒了她家琴房,每回她來我家時總說很羨慕我活在光環中接受著所有人的愛,但其實根本不是這樣。被愛與理想還有音樂與繪畫包裹的少女其實比誰都自卑,一摔就碎的自尊心容不下一張難看的數學考卷也容不下自己差強人意的英語能力,自卑著羨慕同齡人的發光發熱。只能在琴房中找尋那小小的自我,談著浪漫主意氣息濃厚的曲子在內心一首首煎熬成詭異的藍調。

身為父母的人常會看到這樣的狀況,一個小朋友可能因為某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發怒,而後夾著這樣的情緒遲遲未能釋放開來。即使家長已經把小孩子帶離事發現場,甚至過了半個小時以上,但藏在心底的怒氣與情緒,小孩子還是無法轉換過來。

馬有的一切與在音樂中的不甘平凡不甘落寞我都能理解,而音樂中帶來的幸福就像賣火柴的小女孩手中的火柴一樣,划亮了夜空也點著了夢想,在幻夢中她會沉醉著,指尖跳躍著彈奏那首結婚進行曲,然後轉頭對我笑說:「以後我要嫁給哈利波特!」
而我談著爛大街的小孩演奏曲,小星星變奏曲感嘆為什麼我不是Mozart那樣的神童,神童或許就不會煩惱了吧?或許就不用擔心自己不夠優秀而讓身邊的人失望吧?或許就不會在乎他人閃閃發亮站在舞台中央而自己卻黑糊糊一團縮在角落吧?
她大概就是我童年中的宮園勳,我曾經為了想成為她或想成為我姑姑那樣的首席音樂家而努力,第一次看到姑姑登台在國家音樂廳舉辦個人音樂會時,我內心擔心的問題依舊是:我要多努力才能與你們平起平坐?

上午帶著親愛的兒子前往公園盪鞦韆,沒想到下了鞦韆的他沒有繞離開,反而被另一組盪鞦韆的迴轉半徑給撞著。嚎啕大哭自然不在話下,他發怒地吵著要回家,然後信誓旦旦地說以後不要再來公園玩了。通常面對這樣的情緒,身為父母的人都知道,那只是童稚的氣話,不能算數的。但隨著兒子哭得越長,幾次安慰都無效之後,才知道情緒無法抒發的嚴重性。無法順應轉場而調整情緒的孩子,或許可以說他率真。但如果是一個成熟卻無法順應環境轉場的大人呢?該用率真、真實去稱謂,還是會驚覺這樣的人並無法冷靜處理當下面臨的事件?

至今仍然無法回答。我依舊如此平凡,而且如此甘於平淡。

印象最深刻的電影一幕是王牌天神中,原本以為自己會獲選成為主播的布魯斯諾蘭,在採訪鐵達尼號事件活下來的老奶奶之前接到了壞消息──他沒有成為主播,是另外一個人──從布魯斯諾蘭聆聽到壞消息,到開始採訪只有短短的幾秒。他根本沒有充裕的時間去調適心情,布魯斯諾蘭雖然保持著外表的冷靜,但其實內心已然崩潰了。

图片 2

『你把李奧納多推進海裏,自己就趴在門上是不是很過癮?難道不能輪流嗎?還是你怕你的大屁股凍傷?』──布魯斯諾蘭

或許前路永夜,即便如此我也要前進,因為星光即使微弱也會為我照

日常會聽到一句話:不要把工作帶回家。這是對的。但藏於這句話背後更重要『不要把工作的情緒帶回家』。上一秒接到不好、令人惱怒的來電,下一秒是否會把這樣的情緒傳遞給同事或會議中的朋友?

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于娱乐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星空下的詠嘆調,人生總是不停地轉場

关键词: